新东方网>热点专题>家庭教育高峰论坛>深度访谈>正文

黄迺毓:台湾家庭教育发展的优秀经验

2015-02-13 14:29

来源:新东方网

作者:

黄迺毓 台湾师范大学家庭研究与发展中心主任

黄迺毓 台湾师范大学家庭研究与发展中心主任

  关颖:非常荣幸请到了台湾师范大学人类发展与家庭学系教授,家庭研究与发展中心主任黄逎毓老师。黄逎毓老师在家庭教育研究和指导服务领域做了非常多的事情。因为大陆在家庭教育研究和指导方面始终把台湾的经验作为非常重要的借鉴内容,所以请黄老师介绍介绍这方面的情况。

  黄逎毓:很多人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做家庭教育,我其实常常讲不出来。因为台湾在2003年开始有一个《家庭教育法》,可能是那个时候很多人开始觉得,有了法,就有一些事情要做,可能也是在那个时候,一些人开始认识我。回头数数看,大概应该有30年了。那时候我刚从美国博士毕业回到台湾,也遇到了很多文化冲击,我开始在台湾师大教书,这个过程中跟学生有很多的对话,经过很多的讨论和研究,我出了一本书叫《家庭教育》。那本书虽然有一段时间了,可是好像大家每次读,都可以看到一部分自己可以做的事情,因为它是比较全面的。

  在30年之前,我当过幼教老师,当过高职老师,也一直在做亲职教育(parenting education),就是家长教育。我发现家长已经够辛苦,他把小孩生下来,还要养大,然后你还要怪他教得不好,所以我常常在面对家长的时候觉得又怜悯,又爱莫能助。在师大的岁月里,我与很多优秀的学生和同事开展研究,有一些研究数据让我们有了一些发现。虽然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经验,可那毕竟是个人经验。家庭虽然很小,可是一个很复杂的单位,因为它不像公司,我觉得你不行,就可以解雇你,而一旦成为家人那就是很纠葛的。因为觉得家庭是私人领域,所以我们从个体研究开始,后来研究到一个点,开始做一点教育推广,后来做成了教材。

  关颖:那实际上这个研发就是把我们的研究成果转化成为家长能够直接应用的东西?

  黄逎毓:这个转化是很困难的,因为我们用的语言不一样。研究用的语言、学术用的语言跟一般家长能够理解的语言是不一样的,所以在这之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就是谁来教家长。

  关颖:在我们这儿我们称之为“指导者”。

  黄逎毓:因为我们有家庭教育法,所以成为家庭教育专业人员,他们是经过装备,不是用经验来分享。

  关颖:他们能够把研究成果转化通俗,然后直接去面对家长,那么这些人主要做些什么呢?

  黄逎毓:转化不能交给他们做,因为他们容易会用自己的经验去解释,所以其实这个部分我们要花很多时间去跟进,就是一起去做,一直保持联系。

  关颖:就是研究者和专业指导人员一起来做。

  黄逎毓:对,我们很少会做出来研究成果就推广,这中间又有一段路要走。我们都会有一个实验的宗旨,就是让他们去做了,我们再去看看这样行不行,有没有什么不是我们计划中的,如果我们觉得不应该出现的东西出现了,那这个是很耗费时间的。

  关颖:研究的项目是谁确立的?是研究者确立的,还是大家共同商讨,或是由政府给我们分配什么样的任务?

  黄逎毓:我觉得这是我的事业,这30年来我真的有一群很好的伙伴,有的是在国外,有的是在台湾,很多具有博士学位,我们在语言上的共同性比较高,一群人不断地分享,不断地讨论,开研讨会,我们运用各种方式来做这一份事业。我觉得一定要把它当作一个使命,而不是一个工作。

  关颖:做研究的经费从哪儿来,这种研究怎么样能够推下去?

  黄逎毓:我喜欢交朋友,我们都不是从工作关系去发展的,就是靠友谊,反正教授的待遇也尚可嘛。其实这种社会科学如果不是大量地要去搜数据,大家就自己去做,我发现需要然后就去做,我觉得这是一个学者的尊严。如果有政府补助那当然是好,如果没有,你还是得做啊。慢慢地,政府也发现了相关的需求,发现了其社会价值,就会给予一些补助。可因为我们是专业人员,所以我们自己必须清楚要做什么,如果有机会的话,再说服政府认识到其价值。

  关颖:我们“有为”然后才“有位”,才能引起政府的重视,政府可能就会买单。台湾专职的家庭教育指导专业人员的经济来源或者社会支持体系,您是否可以简单给我们说一下?

  黄逎毓:家庭教育指导中心是一个官方的单位,可是民间的力量不可小觑,因为民间自由度比较高,民间有民间的资源。做家庭教育从来就是一个team work,它是一个团队工作,“产、官、学”要一起来。我们这几年就是在经营“产、官、学”的友善关系,当然这还是一条漫长的路,可是方向走对了,慢慢走总是会到。

  关颖:“产、官、学”,实际上就是现在讲的市场、政府、科研。实际上现在的问题是,政府在这方面的投入或者重视程度还是有缺陷,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大陆的家庭教育立法正在制定法条过程当中,那么很大程度上我们的“研”有热情,我作为研究者也有体会,但是社会支持的力度应当说还是比较弱。

  黄逎毓:因为你讲的“研”就是研究单位,可是在台湾我们“研”其实跟大学是一起的,所以在大学有这样的科系,有这样的研究所,就会把研究跟教育的人才加在一起,要不然直接从“研”到“产”有一点远。

  关颖:“产、官、学”三方面的结合,促进了家庭教育事业的立体运作,台湾的经验特别值得我们大陆学习借鉴。(主持人关颖系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

(责任编辑:蔡安)


教育头条

  • 中学
  • 大学
  • 留学
  • 英语学习
  • 小学
  • 学前

            新东方辅导专区

            班级名称 上课地点 上课时间 费用 详细

            焦点推荐

            版权及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含本网和新东方网) 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转载稿的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东方",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见稿后在两周内速来电与新东方网联系,电话:010-60908555。

            热搜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