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网>热点专题>家庭教育高峰论坛>现场嘉宾>正文

周小鹏对话家庭代表:夫妻关系如何影响孩子的成长

2018-11-24 19:04

来源:新东方网

作者:

周小鹏对话家庭代表:夫妻关系如何影响孩子的成长

 主持嘉宾:北京市婚姻家庭研究会常务理事、“爱我们”学院创始人周小鹏 对话嘉宾:家庭代表 沈奕斐、商建刚夫妇,解琪、苏新涛夫妇

  作为父母:请给自己和伴侣打个分

  周小鹏:我们一直在说,最好的教育不是言教,而是身教,那么我们如何更好地进行身教呢。

  第一个环节让两对夫妻互相评分,在他们做评分的时候,你们各位也可以在内心当中给自己做一个评分。作为父母,你觉得自己合格吗?0分是最低分,不合格,10分是最高分,太棒了,绝对完美父母。

  适度自由让孩子逐步优秀

  沈奕婓:作为妈妈,我给自己打了7分;作为丈夫、爸爸,我给他打了9分,但是我并不觉得7分很糟糕,因为我自己的目标是做到6分,我认为现在比我的目标好很多了,因为做妈妈做10分是挺可怕的,最好做妈妈有一些小缺点,然后这个孩子就会觉得自己很厉害。今天早上孩子要去英文的复赛,我彻底把这个事给忘了,她跟我发信息的时候,我急急忙忙把地址告诉她,跟她赔礼道歉,她说我15岁了,这个事情应该我自己来负责。所以我就觉得我给自己加了一分,是因为我挺成功地让孩子成长起来了,但我自己的目标是做到6分就可以了,她对我不要太不满意就可以了。十全十美压力太大了,我还有自己的职业,所以我觉得好像做得不好。

  我先生做得很好,我觉得很幸运,年轻的时候,他是很帅,但比较贫穷,所以很早当家,到三四十岁他是一个霸道总裁,他给两个孩子提供了非常好的物质条件,到了40岁以后彻底成了一个暖男。为了更多地照顾家庭,跟孩子在一起,他愿意全身心投入做爸爸这个角色,我觉得这是个非常伟大的事情,而在这个过程中他重新开始去适应新的角色,所以在这一点上他比我更加有牺牲精神,我其实是比较懒的那个人。

  商建刚:我给自己打7分,我的缺点是脾气比较急躁的,做得好的是会欣赏孩子,孩子做的不错,我会及时地表扬,但是缺点就是会很容易批评孩子,发现哪个地方不对,想办法把他的错误立即纠正过来,如果小孩子有抗拒心态,立即就发飙了,这个自己做得还是不好的。

  给沈老师打9.9分,主要从结构上看,在家庭教育当中,可能大家会有争执的地方,比方说我认为这个问题要立即解决,要告诉孩子是错的,沈老师会说让子弹先飞一会儿,不着急。这种情况下,通过几年下来,我们家老大刚刚开始从幼儿园、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成绩都是班上倒数第几名,我们觉得小孩子主要让他知道什么是读书就可以了,那个时候我也能接受,小孩子不见得成绩一定要从小就很好。但是到开了几次家长会以后,小学三年级了,甚至四、五年级,开始要小升初的时候我的压力就会出来,但是孩子从小学四年级到了初一、初二的时候成绩慢慢上来了。后来我们家老二也是小学四年级开始恢复学习状态,小时候成绩也不是很好,甚至觉得考个初中都很难的,但是他通过自己的努力之后,到了初一、初二之后现在成绩慢慢好起来,现在决定说我要读这个班,你们给我付钱,我们反正给他讨价还价,干嘛报那么多班,能不能少报两个班。所以说从结果上沈老师做得还是有好效果的,扣0.1分,希望继续努力了。

  高质量的陪伴:陪孩子做些无聊的事

  周小鹏:既然你们要给孩子自由,您希望爸爸每天陪孩子多长时间?

  解琪:我其实很难去表达。我们夫妻双方都是双职工家庭,所以,我们是隔代教养,父母参与得更多一点,没有办法去下一个定论说每天要多长时间,因为非常有可能,我们两个是同时在出差,可能连续一个礼拜都不在家。所以我们基本上只要能在家的时候,没有出差的情况下,会每天晚上一起回家,一起跟孩子吃晚饭,吃完晚饭陪孩子聊天,然后陪孩子探讨一下他今天发生的事情,等孩子入睡以后就是我们两个人比较亲密的时间。

  沈奕婓:我是写了30分钟,我偷看了一下我先生,也写了30分钟。因为我们家两个孩子首先年龄大了,一个10岁,一个15岁了,他们其实不太需要我们父母的,很多时候是你需要他,他根本不需要你。他自己的人生安排得挺幸福的,回到家里,他有很多事情要做,有很多学习,他根本不需要你,有的时候我们希望跟他玩一玩,打打牌或者什么样子,小的有时候会邀请我们打打牌,我们老大基本上就是吃个饭,跟大家在一起聊一聊,结束的时候,睡觉之前聊一聊就可以了,实际上我觉得不需要很多,这个年龄段30分钟就足够了。

  苏新涛:我希望妈妈每天至少在家一个小时。因为她本身从事这个工作,有利于跟孩子沟通,我这个人相对来说脾气急了一点,跟孩子有的时候,我更希望跟他一起玩,做一些游戏,因为男孩子,做一些俯卧撑、平板支撑、跳绳或者爬山、象棋、五子棋,但是学习这块她更加专业。我们家的原则是谁更擅长那个事情那个人就负责全面。我是希望我跟我孩子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呢?除了爸爸这个身份之外,我是他最信任的朋友,可以调皮,我跟我儿子在家就是这样,他很不尊重我的,骑在头上。

  解琪:通常情况下,我周末在外面有活动的时候,他们俩会一起徒步,一起爬山,会在爬山的路程中间去拍很多风景照,然后跟我分享。他们一般爬完山、徒完步之后,还会到我工作的现场来接我,并且会把他们的见闻拍成照片跟我讲。所以我觉得虽然在身体上没有参与,但其实还蛮有参与感的。而且我孩子非常支持我的工作,虽然他只有六岁,但他每次都会说,如果工作的话可以不用去,没关系,我跟爸爸去徒步,完了我们再去接妈妈就可以了。所以原则意义上来说只要我有时间就会陪他们,但可能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或者其他的关系,现在我陪他们去徒步或者爬山的时间变得更少了。

  陪伴中父母角色分工

  沈奕婓:角色一定要很明确,我跟我女儿很聊得来,但我不把自己看成所谓朋友的角色,你会发现做好的妈妈就是已经包含了跟她可以谈话、沟通,这个功能已经有了。但是如果是朋友,她其实有很多的话,就是要告诉朋友的,她不见得愿意告诉妈妈,因为她希望妈妈对她的感觉是更好的,我觉得这也可以,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个角色的概念。第二个我很想说的是作为女性,不陪伴孩子的时候是没有必要内疚的,所以如果爸爸带出去,休息休息也挺好的,就算我不工作,他带孩子出去的时候,我会休息,大部分是看韩剧或者玩我自己的,因为好不容易休息一次,所以没有必要内疚。

  商建刚:这里也有分工的,有些事情只能我陪他做,她不能陪他做。比方教小孩子学骑自行车这个事情,那一定是我来教的,因为这样,在他的记忆当中,这个事是老爸陪着我做的。我们陪作业上面也是有分工的,语文搞不定是你妈的责任,数学考不好一定是我的责任,所以我们俩会抢他的时间。

  争论的价值:孩子最终认为争论是一个正常的事情

  周小鹏:接下来讨论是家庭当中最容易发生的问题,就是你们有当着孩子面吵架吗?

  沈奕婓:我们当着孩子面吵了有两次,我打孩子了,其实我打孩子了以后,家庭教育才开始的。他险些要跟我离婚的。

  商建刚:我成长的时候,我父亲打过我,我妈妈也打过我,但是我觉得打孩子是不对的,特别从小孩子角度来讲,你把我打一顿,你自己很爽,最终没有解决问题。所以我做了父亲以后,没有打过孩子。我摔过一次东西,对小的是这样,对大的没有,因为大的我们管得少。

  沈奕婓:你打孩子那一刻一定是你自己情绪失控了,我学了那么多年心理学,为什么情绪失控?其实我后面是反思的,打孩子就是情绪失控。我当时印象特别深刻,我从来没有见他这么严肃,简直就是想跟我离婚的状态了。我们后面在孩子面前吵过一次架的,而且我个人认为在孩子面前吵架没关系。我印象特别深刻,有一次吵的时候我女儿就哭着说,爸爸妈妈你们不会离婚吧?我先生就跟她讲,爸爸妈妈为了你不会离婚的,回过头来就跟我讲我要跟你离婚。吵到后来我女儿大了,女儿说不要在乎他们,他们反正不会离婚的。

  商建刚:我们有一些避免吵架的方法。我们认识从1996年到现在二十几年了,刚开始还是有激烈的吵架,后来我们签协议。我记忆当中的,刚开始经济都不好都没钱,为了花钱会吵架。我要去查她的账,这个月你花了多少钱,她永远不记得,因为这个事情会吵架。后来我们发现吵完以后想想,每次为同样的事情吵,我们说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分析一下,是因为我们现在主要是对自己赚钱的能力有担心,希望家里存点钱,这个时候需要你节约一点,我们发现对什么叫节约是有争议的。如果对方违约了,违反了吵架协议,宣布你吵架失败,停止吵架,你就吵输了,我就赢了,就停止吵了。

  沈奕婓:我觉得吵架也是有定义的。因为我们两个人对一些问题有很不同的观点,我们差异很大,我们会提高嗓门讲,孩子会觉得父母一提高嗓门,觉得是吵架,所以我们会花很多时间告诉他,这是爸爸妈妈在争论一件事情正常的状态,跟你们没有关系,但是你要允许爸爸妈妈用这种方式去讨论,我们不可能做到孩子所希望的永远很和蔼可亲,因为父母之间总是有争执的,所以你们也要给我们这个权利。所以我们有的时候大嗓门说,我这个不同意,我认为就是怎么样的,你们没有看到爸爸妈妈动手,你就认为完全是很安全的。所以其实是孩子也有一个不断给他概念的过程,而不是让孩子觉得父母嗓门一提高,就很可怕。所以我们现在嗓门一提高吵架,我们家孩子觉得没什么问题,他们会加入进来一起来吵,我觉得挺和谐的。

  并不是所有的吵架都会给孩子伤害

  解琪:我们没有吵过。我认为在我眼里也不是真吵,就是有一点争执,但是我们在交换意见的时候,嗓门稍微大了一点,我就怕他以为那是争吵,我个人认为那不是争吵。 我认为不要说平时在孩子面前吵架了,原则意义上来说正儿八经两个人之间的争吵都是非常少的。我对我先生还是有很多的了解,他如果讲说有争吵的话应该就是那一次孩子掉水里,我们两个有一次当着孩子面的争吵,孩子当时一句话都没有讲。后来他也生气了,他也几乎没有讲话,我觉得可能那个在他的心目中应该算在一次孩子面前的争吵。

  苏新涛:那是一个周末,她去园区参加活动,我和孩子去送她,然后开车去公园玩的时候,孩子不小心掉到水里,我当时想马上送他回家,但是想男孩子要穷养,培养他面对恶劣环境,而且是夏天,于是就一起等妈妈。但是她后来一看到孩子在后座瑟瑟发抖,了解情况后就非常生气,很严厉得说为什么不直接回家?我不需要你来接。

  解琪:我一开始上来的时候是很开心的,但是我看到小孩在后座上,可能妈妈都会理解我的心情,我其实是一个比较会控制情绪的人,当时我看到孩子的状态浑身是湿的,上衣是脱着的,盖了一件他自己小小的T恤,孩子脸色发白。我就很生气,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回家以后我知道他有点生气,他回家就进到自己的书房里面就不出来了。后来我自己到书房里跟他道歉,说对不起,我刚才没有控制好我自己的情绪,我特别理解你,因为你把我放在第一位。

  解琪:你没有办法在当下用那种非常理性的情绪去对待自己的另一半,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是有收获的,我们都能意识到对方为什么会有这个行为,我们都能知道对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而且我们能够主动向对方示好去解释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这点孩子应该不会受到伤害的。

  周小鹏:我非常感谢今天两对夫妻在这个地方八卦了自己家里的隐私,在你们的对话当中,我听到你们完全把对方放到首位了,你们在尊重对方的喜好。

  最好的言教和身教在我看来就是父母彼此尊重。

  更多内容请关注>>>第十一届新东方家庭教育高峰论坛

(编辑:郝梦恬)

教育头条

  • 中学
  • 大学
  • 留学
  • 英语学习
  • 小学
  • 学前

            新东方辅导专区

            班级名称 上课地点 上课时间 费用 详细

            焦点推荐

            版权及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含本网和新东方网) 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任何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东方"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转载稿的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东方",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见稿后在两周内速来电与新东方网联系,电话:010-60908555。

            热搜关键词